花未央,人未老

读丁立梅的《花未央,人未老》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顾小兰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0日 点击数: 字体:

花未央,人未老

——读丁立梅的《花未央,人未老》

顾小兰

 

“几千里奔波,我只是来看花的,花未央,人未老。如此,甚好。”

丁立梅在《花未央,人未老》用诗意般的语言向我们诠释了人在生活中应有的姿态。

时光大度而宽容,足够一个小生命编织出属于它自己的梦。当我们有了梦想,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实现,想走最短最平坦的路,想实现最远大的理想。其实所谓梦想的尽头,就在脚下,只要肯慢下来,走过去,就能够抵达。然而人有时杂念太多,欲求太多,顾虑又太多。有的人活不过一棵树。因为树的每根筋骨里,都写着执着和坚韧,几十年,上百年,甚至上千年如一日,默默地守着一个地方。今生今世,山河岁月,它只做一件事,心无旁骛地爱着脚下的那片土地。无论贫瘠荒凉,无论天地轮转,都不改初心。

可我们人的心态却没有这般好。时光终将老去,当镂刻岁月的刀,加深了皱纹的褶子;当吹走了四季轮回的风,染白了我们的头发,当发现自己距离梦想的尽头还有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时,多少人的心中生出怨憎和暮气。人活的,原不是年纪,而是心态。其实,这世上,谁能说就比谁更优越呢?你有你的盛开,他有他的繁华。在活着的真姿态里,那里面有努力,有坚守,有知足,有坦然,有感恩。所以路再长,腿再短,生活再不济,哪怕你口袋里穷得只剩下一文钱,你也要花半文钱去买枝花,芬芳你自己。生活的简练来自内心的真诚,你过着怎样的生活,有时,取决于你的心态。用汗水浇灌自己的年华,用鲜花取悦自己的人生,我想,无论我们在追梦的路上最后能走到哪儿,一定会如书中所说:“我望见了我柔软的青春,不后悔,不遗憾,因为我曾如此纯美地开过花,对岁月,我充满感恩。”

席慕蓉有一首诗《暮歌》:“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,在这时候,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。而黑暗尚未来临,在山冈上那丛郁绿里,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。我也喜欢将暮未暮的人生,在这时候,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。而结局尚未来临,我微笑地再作一次回首,寻我那颗曾彷徨凄楚的心。”将暮未暮,仿佛生命里一切渐行渐远,但又没有结束。诗人阅尽了繁华世态,内心的安静与纯粹让她视单薄为完美,摒弃浮躁。只有这样,她才能在人生暮年微笑着对生命再作一次回首。有谁的记忆,比风的记忆更长久。我们以为许多的经过,经过就经过了,了无痕迹。其实,风都细细收着呢。抓住那缕风,抚摸,回忆,这时曾经以为长远得望不到边际的一生,回首却只是寸步之遥。如若因我们的疏忽轻慢,错过了这一生,那我们拿什么来回忆呢?

如若每一个人都能像波黑一名鞋匠——米索那样,将一份卑微的职业,做成崇高和传奇,那我们的心又何愁无处安放。21岁时,米索接过父亲的擦鞋摊,成为萨拉热窝街头一名年轻的擦鞋匠。他说“擦鞋这份工作已经融入我的血液,我会一直擦到生命的尽头。”一生只忠诚于一件事,世界之大,能有几人?米索做到了,83岁这一年,他走完他擦鞋匠的一生。他的遗像,被摆放在萨拉热窝街头,供人瞻仰。

白落梅在《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——林徽因传》里写道:“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,是幸福;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逐梦,是幸福;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,亦是幸福。”

我想,打马天涯,有梦逐,同是幸福。2016年2月29日,第88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在洛杉矶举行。陪跑20年后,“小李子”——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凭借《荒野猎人》终于斩获最佳男演员奖。在采访中,小李子说:“钱和成功不会让人开心。或许能让他开心的,是不停下自己的脚步,去追随心中所想。”

“人只有将寂寞坐断,才可以重拾喧嚣;把悲伤过尽,才可以重见欢颜;把苦涩尝遍,就会自然回甘。”话虽如此,可又有几人能及。我们整体捧着手机,每一条信息都不肯错过。可也有多少人在沉思,这样的生活真的有意义吗?我们如此关心这个世界,围观他人的热闹,流着因为他人喜怒哀乐而淌下的泪滴,却甚少叩问自己的人生,我们又有什么呢?周国平说:“人生是否有意义,衡量的标准不是外在的成功,而是你对人生意义的独特领悟和坚守,从而使你的自我闪放出个性的光华。”

“几千里奔波,我只是来看花的,花未央,人未老。”几十年奔波,我只是来寻梦的,梦还在,脚未停,如此,甚好。

也喜欢沉浸在安静的图书室 根本不放心把孩子送过去